柳传志和杨元庆都不够酷


导语

当别人对你说拿着苹果够时尚,拿着联想感觉保守,但拿着小米他不觉得寒碜,这就是目前联想的问题―不够酷。

尊敬的柳总:

得知您在11月24日邀请了十位创业者和媒体人促膝长谈,畅谈您对联想这样大公司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生存和转型的思考。作为一个一直关注传统企业互联网转型,并给联想做过培训的我,希望提出一些不成熟的看法。

我见过您,而且还跟您合过影,那是在去年《赢在中国》的录制,作为唯一被邀请的自媒体人参与全程。《赢在中国》是一个难忘而又不愉快的经历。《赢在中国》收视率的惨败,是高大上的传统电视媒体在互联网娱乐化下的一次溃败。王老师的大招,您、马云、刘强东、雷军、史玉柱、李开复,这些大咖们无法拯救收视率。因为这已经不是一个关注英雄的年代,这是一个�丝狂欢,一切娱乐化的时代。

对联想和众多的传统企业,如何转型,如何守业,如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生存并发展,您提了三方面联想的经验:

1.敢于否定自己,但要搞明白如何否定;2.重视盈利,提防盲目的资本补贴; 3. 自己颠覆不了,就请别人颠覆,投资初创企业。这三点都非常中肯,挺值得传统行业的企业家读一读,但我也有一些补充的看法。

“1.敢于否定自己,但要搞明白如何否定”

您说一个像联想控股这样的,要敢于否定自己,但也不能盲目否定,还是要想办法把事情真正弄明白,什么该否定,什么不能否定。总结五个字,就是谋定而后动。对于联想这样体量的大船来讲,的确想盲目改变风险太大。

但您应该看到了腾讯Q3财报游戏业务增长未达预期。在PC互联网时代可以垄断流量,通过游戏巨额变现的腾讯,居然在手游市场上被一款腾讯离职员工做的“刀塔传奇”抢劲了风头。这意味着,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资源越来越难被一家独有。有时候想是很难想明白的,是非对错,往往必须得扔到市场上检验。雷军所谓的“小步快跑,不断迭代”在每个传统企业其实都能找到他对应的意义。

“2.重视盈利,提防盲目的资本补贴”

您对资本补贴互联网产品,用亏本方式获得用户的考虑更深入,您指出补贴完了以后能不能成为一个正向的盈利模式,把这个流量本身最后盈利,这其实是个难点。无论微博和微信,您都表示了流量大,但是变现难的这一难点。这的确是互联网与传统行业思维差异的地方,但是总体来说,要求传统行业如互联网行业那样盲目烧钱,是无论如何都不现实的。

我认为您的观点很中肯,事实上,绝大多数的互联网企业都倒在了盲目的烧钱比拼上。但这也并不代表传统行业完全不需要资本补贴,衡量的标准应该是,第一资本补贴是否能带来指数级的用户,第二该用户是否能有效沉淀,第三除了卖给用户有形的产品和服务外,是否能产生无形的价值进一步黏住用户与品牌的关系。符合以上标准的资本补贴就是应该的。

“3.自己颠覆不了,就请别人来颠覆”

您提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到最后对社会整个的颠覆是必然的,但是它有个过程。如果自己颠覆不了自己,就请别人来颠覆。事实上业界都知道联想是从天使到PE通吃的投资者,君联资本(专事风险投资)和“联想之星”(专事创业培训和天使投资)。联想之星投资的乐逗游戏最近就成功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在这点上,联想做的远比其他的企业强的多。我想,这是您给传统企业的老板带来的一个有益经验。即如果自己没能力做,就去投有能力做的创业者。尊重扶持优秀的创业者,给他们机会就是给自己机会。

联想的挑战在于不够酷

作为一个给联想服务部门做过传统企业互联网培训,同时自己创过业,经营自媒体,还做过一些早期天使投资的我,我觉得联想未来最大的挑战是不够酷。

就在这两天,一个90后CEO余佳文出尽了风头,从出位的言论到被网络扒皮,到他出来澄清,不花一文钱,就让超级课程表一夜间上了苹果IOS总榜第四。在过往,一个风云人物的打造需要传统媒体,公关公司的携手,而今天,自传播和自媒体完成了这一切。


实际上,您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您说到您问某人,为什么经济能力不够,用苹果。他回答因为苹果时尚。然后您又说联想手机质量很好,他说拿着联想感觉保守,但拿着小米他不觉得寒碜。

这就是目前联想的问题,不够酷。实际上,酷这件事儿并不是找个明星代言,拍几个酷的广告片,就那么简单的。酷是一种态度,酷也是一种文化,酷也是一种组织方式。

余佳文火了后,出现了各种负面评论。结果佳文在朋友圈还给这些批评文章点了赞,着实让我意外。他在北大演讲,有女粉丝喊:“余佳文我想为你生猴子”,他随后就发到了朋友圈。Richard Branson的维珍集团,罕见能在多个领域获得成功。这主要是因为其品牌内涵广受年轻人的欢迎。Richard Branson是一个很酷的企业家,他可以开着飞机进伊拉克营救人质,他也可以坐热气球横跨大西洋。相比而言,您跟元庆都不太酷。


酷不仅仅是领头人作秀,而是一种渗透进骨子里面的文化。比如上班可以不打卡,宠物可以带上班,可以移动办公等等。90后的年轻人喜欢不一样,他们有更多元化的见识,他们越来越不愿意被循规蹈矩的企业文化所束缚。有更酷的企业文化,能吸引更多的人才。

实际上您不同意的罗胖的U盘化生存,仍然有其意义。并不是说未来企业就不需要组织了,而是组织必然的会被压缩层级,消费者和管理者的距离会更近。企业更多的是要抽象并内化核心竞争能力,变的更像一个风险投资平台。

互联网领域内的腾讯,内部有很多相互竞争的产品小组,一切都以获得指数级用户增长为核心。同样的产品,做邮箱的团队做成了微信,反而是根正苗红的无线团队失败了。即使当初没有互联网,维珍的组织化方式也非常非常互联网思维。Richard Branson每每当公司到一百人的时候,就会把原来的副总经理提拔成总经理,把公司独立出去。这就让维珍的人都像打鸡血一样在市场上拼杀,甚至抢同一个项目。这很经典,相信,您并不陌生。

结语

因为移动互联网的出现,用户在发生着极大的分化。就这两天,Facebook刚刚修改了其性别选项,除了可以选男,女外,还有多达56种性别可以选(如无性人,变性人等)。是的,这就是现在的现状,我们每个人都被卷入了无数细分的社群。统一的市场已经不见了,统一的市场营销策略也就不灵了。

联想是工业经济和短期经济时代的代表,而今天的年代是信息经济和过剩经济并存的年代。后工业化的中国就如同Richard Branson说的,一切都是娱乐化。

今天所有企业需要的根本改变是要变的更酷,联想也不应例外!

(责任编辑:刘朋)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8 03:4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