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干妈”陶华碧:我是中国人 不赚中国人的钱


据陶华碧身边工作了十七八年的保健医生介绍,作为连任代表的老干妈,参加了7年“两会”都从未接受过采访。这么多年来,但凡和老干妈有关的报道,都少不了这句话――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事。

“国内确实便宜得多。”老干妈说,但她对价格上到底差多少,却不愿意回应。“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进电梯前,老干妈陶华碧右手一挥,气定神闲。


据陶华碧身边工作了十七八年的保健医生介绍,作为连任代表的老干妈,参加了7年“两会”都从未接受过采访。这一次,记者请朋友引荐,终于独家采访成功。

熟人牵线获得独家

媒体圈的人都知道,想采访到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老干妈陶华碧,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关于老干妈的新闻,大多还是来自多年前的报道。7年来,并不是没有记者对她进行“围追堵截”,而是每当有记者走近她时,她要么选择不吱声,要么就索性“逃跑”。

据一位媒体同行介绍,有一年参加全国两会,在人民大会堂门口,老干妈又被一群记者围堵了起来。无奈之下,只得故伎重演――“逃跑”。一不留神,跑错了方向迷了路。后来,有工作人员找了许久才找到她。

这一次,虽然天天参加贵州团的分组讨论,给陶华碧拍照的记者也很多,但无一例外,都没有人敢上前去邀约采访,估计是碰钉子次数太多的缘故。

记者通过查阅资料发现,最近关于老干妈的一篇报道,是某网站两天前的一条图片新闻,内容只有一句话――亿万富豪老干妈陶华碧上两会。记者看到,就算只有这句话,转载和评论也非常多,可见陶华碧的粉丝之众,受关注之高。

老干妈自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场,本报记者也不敢贸然前往采访,生怕一个不小心,被她拉进黑名单。据老干妈的保健医生麻文静介绍,有个代表想和老干妈合影,硬是说了几天的好话,她才答应。

但是,天天看到如此受关注的一个新闻人物,不去采访又对不起这份职业。于是,经过几天的绞尽脑汁,通过一朋友的牵线搭桥,终于和老干妈聊上了几句。

至今依然没有借过一分钱

老干妈最近颈椎不舒服,开会间隙仍不时需到医院打针治疗。就在她走出会议室的路上,记者和朋友迎上去,“堵”住了她。

“陶阿姨,看您的身体好像不太舒服?”朋友问候道。

“是的,老损伤,头很晕,要去打针。”老干妈揉着脖子说,自己身体现在落下的毛病,是因为创业时太辛苦了。

“她文化水平不高,没有任何财务知识,但她喜欢钻研,记忆力惊人,不畏艰难,执著于想做的事,对现金近乎偏执的重视,绝不涉足自己不熟悉的行业,每一次迈出扩张的脚步都慎之又慎。2012年,她以36亿身家登上胡润中国富豪榜。2012年,老干妈产值达33.7亿,纳税4.3亿,人均产值168.5万元。”――这是记者在网上能搜索到最近的一篇,关于老干妈财富的报道。

这么多年来,但凡和老干妈有关的报道,都少不了这句话――不偷税、不贷款、不欠钱、不上市,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事。

那么,时过境迁,老干妈的原则和底线,她自己有没有打破呢?

“截止到今天,我还是没有借过一分钱。”陶华碧的语气铿锵有力,明显充满着底气和骄傲。她说自己依然坚守底线,有多大本事就做多大的事。

手写“打假”建议

据麻文静介绍,他在老干妈身边工作了十七八年,也陪着她开了7年的两会。今年会议期间,老干妈因为颈椎问题引起了偏头痛,还导致耳朵有些不舒服。

“她很低调,只想专心做好自己的事情,一般不愿意接受媒体采访。”麻文静说,这7年的两会,没有一个记者能采访到她。

除麻文静外,老干妈带来参会的工作人员还有秘书刘涛。据他介绍,这些年来,老干妈公司每年都要拿出两三千万专项资金来“打假”。最近几年,在省里的支持下,市场上假冒老干妈辣椒酱的现象得到缓解。

“凡是带‘干’字的辣椒酱都要打假,我们一年四季都在打假。”这次两会,老干妈准备提交的建议再次涉及这个内容。提到假冒老干妈的产品,陶华碧非常气愤,她说自己这几年提交的建议,都和“打假”有关。

老干妈解释,很多带“干”的牌子,借着老干妈辣椒酱的名声在市场上销售。她特别担心这些产品质量不过关,毁了“老干妈”的名声,更伤了老百姓的身体。

采访中,老干妈数次强调食品安全的重要性,她认为国家就是要用法律法规把假冒伪劣产品打得干干净净。“你看到假冒的产品,就告诉我,我会付给你感谢费。”老干妈说,任何人看到假冒产品后,都可以向老干妈的公司反馈。

据悉,老干妈的建议均由她亲自手写,请秘书打印后再提交给议案组。截止记者发稿时,她的建议还在修改中。

“只赚外国人的钱”

一瓶280克的老干妈辣酱,中国1号店网站卖人民币7.9元,美国亚马逊卖3.9美元(人民币24元)。

老干妈在国外被译作"LaoGanMa",其登上奢侈品折扣网站Gilt,并被誉为全球最顶级的热酱,在微博上被戏称为“一秒钟变格格”。售价由原本北美华人超市中的2美元变为了近12美元,这不得不令中国人大呼意外。

老干妈在中国只是超市中最普通的酱料。然而,在这家时尚折扣店里,“老干妈”辣椒酱却在食材推荐的类别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购买者除了需要为身价不菲价格直奔12美元的它买单外,还需另外支付运费。

“美国iphone在当地卖得便宜,但在中国贵。同样,老干妈在我们贵州几块钱一瓶,在美国卖20多,作为贵州人,我很骄傲。”一位贵州网友在亚马逊网站如此留言说。

网上都说,老干妈辣椒酱在国外是土豪金,那么老干妈陶华碧怎么看呢?

“你说老干妈卖到多少个国家?我也不晓得卖到了多少个国家,我只能告诉你,全世界有华人的地方就有老干妈。”陶华碧豪气地回答。

“网传老干妈在国外的价格是国内的好几倍,请问是真的吗?”记者问。

“国内确实便宜得多。”老干妈说,但她对价格上到底差多少,却不愿意回应。“我是中国人,我不赚中国人的钱,我要把老干妈卖到外国去,赚外国人的钱。”进电梯前,老干妈陶华碧右手一挥,气定神闲。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12-18 03:45: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