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币纳入SDR之后呢?

换句话说,纳入SDR相当于为人民币贴上了“硬通货”的标签,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将增加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占比若赶上日元,全球央行对人民币资产需求将增加2100亿美元,若赶上英镑,将增加约2900亿美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周一终于宣布,人民币纳入SDR (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权重10.92%,成为美元、欧元、日元和英镑之外的第五种储备货币。新的货币篮子将于2016年10月1日正式生效,这也可谓是中国跃升为全球经济强国过程中的一个里程碑。


我们注意到,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宣布这项决定后,市场最先是对其后人民币汇率走向颇为关注。对此,路透社引述投信专家分析说,整体来看人民币纳入SDR的议题仍具有长线的实质意义;首先,是中国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一大进展,中国央行将更积极与更多国家签订双边货币互换协议(SWAP)、广设离岸人民币清算行等来推广人民币在贸易与交易层面的运用。
再来,在人民币国际化的主要目标下,北京将更小心谨慎维护市场信心,预料央行透过各种干预来稳定汇价的行动会更加频繁。此外,尽管人行有意图维持人民币汇价稳定,但趋势与方向还需视市场的变化而定;举例来说,当前人行採取宽鬆货币政策、总经济数据表现仍不理想,反观美联储将进入升息循环,人民币兑美元趋势上仍将偏贬。
不过,中国央行副行长易纲今天却喊话,大可不必担心人民币汇率出现持续贬值,汇率改革也将渐进推动。他在央行召开的人民币加入SDR吹风会上并称,中国的长远目标是清洁汇率,达到干预极少的情况,但在目前的过渡阶段,在汇率波幅过大及外汇资金出现异动情况下,央行会果断适当干预。
他强调,外汇干预使得整个汇率的形成机制,从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向今后进一步走向市场化的过程更加平稳。中国目前实行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而少数发达国家实行汇率自由浮动,又称“清洁浮动”,指的是中央银行对外汇市场不采取任何干预活动。
在货币政策的影响上,易纲指出,入篮对中国货币政策框架的影响有限。谈及资本项目相关政策时,易纲表示,人民币加入SDR后肯定会被广泛使用,就如同法新社报道的那样,人民币国际储备货币地位的提高,将来必然会带来在全球对人民币资产的投资使用,也必然会带来跨境资金流动的增加。另据渣打银行预估,2016年全球央行流入人民币资金将达1250亿美元,且人民币2020年前将成世界第三大货币。
换句话说,纳入SDR相当于为人民币贴上了“硬通货”的标签,各国央行和主权财富基金将增加对人民币资产的配置。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占比若赶上日元,全球央行对人民币资产需求将增加2100亿美元,若赶上英镑,将增加约2900亿美元。
同样的议题,美国《华尔街日报》则引述许多中国观察家的分析指,IMF的决定有很大程度是基于政治考量,目的在于鼓励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进行更大力度的经济改革。
该报认为,在中国政府开始放宽严格管控的汇率及金融系统之际,IMF的决定将授予人民币一定程度的国际合法性。不过,其他一系列因素将决定人民币作为实质全球储备货币的命运。也就是说,中国建立市场化的汇率机制、深化金融系统改革、强化国内经济机构并取得更稳健的长期经济增长的速度,将是各国央行和投资者是否有足够信心增持人民币作为储备货币的主要决定因素。
未来,北京会不会辜负了IMF这项美意,还有待世人的检验。(法新社)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8-21 03:15:25